Home > Uncategorized > 欧元区走出危机的关键

欧元区走出危机的关键

FT中文网专栏_马丁·沃尔夫

via 欧元区走出危机的关键.

欧元区在解决危机的道路上走了多远?比较乐观的回答是,欧元区已经把自己从心脏病发作中解救出来,但是仍需度过一段艰难的康复期,病情复发的几率很大。欧元区必须采取能够防止未来危机再现的体制,但是这个任务也没有完成。不过欧元区争取到了时间。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欧元区对这段时间的利用有多充分。

可以说,解决危机的关键一步是就危机的本质达成一致。这个问题已经取得了进展,至少经济学家已经达成共识。人们普遍接受的观点是,当前危机的根本问题是如何实现国际收支平衡。确实,国际收支平衡在欧元区比在任何没有处于货币联盟之下的经济体都更加重要。慕尼黑CESifo研究所的汉斯-韦尔纳•辛恩(Hans-Werner Sinn)已经花了很多精力解释这个问题。按他的话说,“欧洲货币联盟(European Monetary Union, EMU)正在经历严重的内部收支平衡危机,在某些重要的方面,这类似于布雷顿森林体系(Bretton Woods System)在崩溃前几年面临的危机。”CESifo论坛在2012年1月出版了一期特刊,专门讨论这个话题。3月,布鲁塞尔智库Bruegel发表了一篇影响重大的文章《欧元区的急刹车》(Sudden stops in the euro area)。3月底,德国央行(Bundesbank)行长延斯•魏德曼(Jens Weidmann)在伦敦发表题为“欧洲再平衡”的演说,探讨了这个问题。

在金融危机发生之前的快乐年度里,私人资本自由流动,尤其是流入了南欧国家。希腊、葡萄牙和西班牙的经常账户赤字为GDP的10%甚至更多。这提供了大量资金供私营部门、公共部门甚至二者同时进行超支挥霍。这种经济上的繁荣还导致外部竞争力大幅削弱。

随后私人资本流入“戛然而止”。正如Bruegel的文章中所言,私人资本中断发生了三次:第一次在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期间(影响了希腊和爱尔兰),第二次在2010年春季(影响了希腊、爱尔兰和葡萄牙),第三次发生于2011年下半年(影响了意大利、葡萄牙和西班牙)。在某些情况下,事情并不只是资本流入中断这么简单。爱尔兰出现了大规模资本外逃。当然,一旦资本不再流入私营部门,经济活动便发生崩塌,财政状况急剧恶化。

欧元区对这种跨境融资的中断措手不及:人们认为这种情况不可能发生。一旦资本流动中断,欧元区只有两个选择:从外部强制被市场拒之门外的国家接受调整,或者动用官方资源为这些国家提供融资。欧元区选择了后者。欧洲央行(ECB)成了最主要的融资渠道,扮演着银行最后贷款人的角色。欧洲央行俨然变成“欧洲货币基金组织”(European Monetary Fund)(见图表)。

那么应该采取什么措施呢?魏德曼描述自己的立场是“典型的德国立场”,即:“赤字国家必须进行调整。它们必须解决结构性问题。它们必须降低国内需求。它们必须加强竞争力、提高出口。”

那么,盈余国家同时又该做些什么?在这一点上,魏德曼讲得很明确:“有时,这意味着要通过‘折中’来实现再平衡,也就是说要降低德国等盈余国家的竞争力。其隐含意味是,赤字国家和盈余国家需要共同做出调整。但问题是,我们得问问自己:‘这种做法将把我们带往何方?’如果我们放弃了来之不易的竞争力,欧洲如何致胜?要取得成功,全欧洲必须变得更富有活力、更富于创新,进一步提高生产力。”

可惜,这段话混淆了生产力和竞争力的区别。但二者是有明显差异的,例如,美国比中国生产力高,但是竞争力低。外部竞争力是相对的。此外,就全球而言,调整也必须由世界各国分担。魏德曼明白这一点,他说:“当然,随着赤字国家的调整,盈余国家最后会受到影响。”问题是,分担的机制是什么?

欧元区的外部竞争力取决于汇率,但汇率并不是政策上的可变量。欧元区的每个成员只能进行一对一的比拼,提高相对于其他国家的竞争力。本世纪头十年德国就是这么做的。现在的情况必须反过来。高盛(Goldman Sachs)在两份优秀的研究报告(《如何实现财政均衡和对外均衡》(Achieving fiscal and external balance),3月15日和22日发表)中,探讨了这意味着什么。其结论是,为实现可持续的外部收支状况,葡萄牙实际汇率需要下降35%,希腊下降30%,西班牙下降20%,意大利下降10-15%,爱尔兰的汇率现在具有竞争力。这样的调整意味着,核心国家的汇率上升将被抵消。此外,欧元区平均通胀率为2%,即使竞争力弱的国家通胀率保持在零水平,实施这些调整也要花一段时间:葡萄牙和希腊要用15年,西班牙10年,意大利5至10年。这同时意味着欧元区其他国家的年通胀率高达4%。

这样的内部调整会自然而然地发生吗?或许会。目前欧洲央行正在实施扩张政策。同时,德国的银行肯定愿意在国内更多地放贷。德国国内的信贷扩张将大有助益。但是假设上述情况没有发生,那么今天饱受紧缩之苦的欧元区将陷入长期的需求疲软之中。结果可能导致欧元区净出口出现大幅波动。对于世界其他国家而言,这将是以邻为壑的政策,在困难时期是不能容忍的。如果欧元区在奉行此类政策的同时,还要求外部国家通过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提供额外资源来增加对欧元区处于困境中的成员国的资助,无异于火上浇油。外部国家应该直截了当地拒绝。它们应该坚持,只有在欧元区内部展开双重调整的前提下,才能施予额外支持。

好消息是,人们正在就国际收支失衡在危机中扮演的角色达成一致。坏消息是,欧元区尚未认同竞争力必然是相对的。一旦欧元区认同了这一观点,那么复元之路不管多么艰难,至少将会明晰起来。

译者/倪卫国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Tags: ,
  1. No comments yet.
  1. No trackback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