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China Observation, International Observation > 石原慎太郎向中国宣战,中国要不要应战?

石原慎太郎向中国宣战,中国要不要应战?

草根网

via 石原慎太郎向中国宣战,中国要不要应战?.

 

二战中的日本真的战败了吗?
  ——由“日名古屋市长否认南京大屠杀”和“石原慎太郎:中国反对日本购买钓鱼岛无异于宣战”说开去
  中日注定要进入多事之秋。
  据日本《读卖新闻》4月18日消息称,日本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当地时间17日在华盛顿接受了媒体的采访。他在谈及“购买”钓鱼岛后中方的反应时宣称,中方欲打破日本对钓鱼岛的“实际控制”,“这听起来和宣战布告差不多”。
  无独有偶。2月20日,日本名古屋市长河村隆之会见到访的南京访日代表团时称“南京大屠杀是不存在的”。南京市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刘志伟没有当面提出抗议,只说南京人民是热爱和平的,学习历史是为维护和平而不是为延续仇恨。据悉,河村的这一看法早在其做议员时便有陈述。
  世人皆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是战败国。作为战败国的日本,今天为何敢屡屡挑衅战胜国——中国?或者说,二战中的日本真的战败了吗?
  一、首相“短命”,为何日本依旧稳定?
  2011年9月29日,据台湾《联合报》报道,日本近年来几乎每年换一位首相。最近,前首相鸠山由纪夫自认为找到了其中原因。他说,政权短命都是因为每天会见记者造成的。听了鸠山的建议,新首相野田佳彦也已决定不要每天接受记者的采访。
  日本首相短命,果真如鸠山所说是因为每天会见记者造成的吗?
  下面我们不妨来看看日本政局。
  日本(日文:日本国,前660年2月11日—)是位于亚洲大陆东岸外的太平洋岛国。西、北隔东海、黄海、日本海、鄂霍次克海与中国、朝鲜、俄罗斯相望,东濒太平洋。领土由北海道、本州、四国、九州四个大岛和3900多个小岛组成。日本自20世纪60年代末期起一直是世界公认的第二号资本主义经济强国,实行君主立宪政体,被称为“日出之国”。
  2011年8月26日,日本第94任内阁总理大臣菅直人在参院全体会议上正式宣布辞去日本首相职务。十年九相——走马灯一样换首相已成为日本解决政治问题的惯例,菅直人只是日本连续第5个执政1年左右便辞职的短命首相之一,那个里氏9.0级的日本大地震也并未给他带来好运。
  但凡国家政坛动荡,人们都习惯性地担忧领导人更替对国家的内政外交、经济民生的负面影响。奇怪的是,在日本,却从来没有这样的担忧。那么,日本的社会是如何在首相频繁更换的纷扰中,保持稳定运行的呢?
  据媒体综合分析,日本稳定的秘诀有三:
  一是政治家和官僚系统分开运行。日本政治是一种“协商政治”,当首相的人常常不是最有能力的人,也不是权力最大的人。在这种模式下,政治家和官僚(普通公务员)系统是分开的,是两套不同的体制。日本公务员的金字塔是很稳定的,无论政治争夺如何激烈,国家机器仍会按照既定的方式正常运转,不受影响。故而日本难产生具有绝对权威的首相。
  二是社会矛盾不尖锐。时下的日本政局处于转型的动荡时期,但日本社会始终相对稳定,社会犯罪率始终最低,老百姓的中产阶级意识浓。主要表现在收入差距小,国民社会地位的均等,道德、行为准则的一致,经济、社会、政治协调统一。反观近来因政局更迭的泰国和吉尔吉斯斯坦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这两个国家的国内贫富差距大、社会矛盾尖锐。
  三是政治对个人生活影响小。日本人最重视的是“各得其所,各安其分”,并借此得到尊严与安全感。他们明白自己适合干什么或者只能干什么。历经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几十年的发展建设,日本社会的各项规章制度已经制定得比较完善,因此就出现一种“景象”:首相差不多年年都换,但是整个社会秩序井然,普通老百姓总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仿佛首相更替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窃以为,日本首相“短命”,政局依旧稳定的第四个秘诀、也是最重要的一个秘诀就是:日本天皇起到决定性作用!
  为何?众所周知,日本是个多宗教国家,主要有神道教、佛教、基督教三个大的宗教和许多小宗教,日本人全民宗教信仰。而天皇是日本国君主的称号,日本国家元首和国家的象征,自然而然成了全日本人心目中独一无二、高高在上和神圣不可侵犯的教主。故,在日本人的心目中,天皇才是国家真正的领袖:日本首相“短命”,皆因日本天皇“长命”!
  综上所述,可以这样概括为:天皇坐镇朝廷神圣不可侵犯,首相只是天皇的管家。老百姓有怨言,那是你首相工作没干好,天皇没有错。于是乎,来个“舍车保帅”,以政府的不稳定——换首相,来换取社会的稳定和天皇的江山永固。所以,在日本,首相最难当,大多都短命!
  二、日本天皇,为何能万世一系?
  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5000年以来,中国少则每隔几年、几十年,多则每隔上百年、几百年便改朝换代一次,四大文明古国大都如此。而唯独日本天皇却能万世一系、一脉相承,为何?
  1.天皇被烙上“神性”烙印。
  天皇是日本国君主的称号,日本国家元首和国家的象征。
  天皇是世界历史上最长的君主制度(书籍记载于前660年)。由于被认为不同于普通的日本人,天皇与其家族没有姓(历史学上称其为天皇氏),日本宪法也未赋予其公民权。《日本国史略》中有“自天照皇太神创业垂统,而神武天皇初都中国、一统天下,历正天皇正统一系,亘万世而不革。天下即一人之天下。”故,在神道教中,天皇是天照大神后裔,具有神性。被烙上”神性”烙印的天皇,是不可侵犯的,自然也就能源远流长了。
  虽然裕仁以后的日本天皇已宣布完全放弃历史上其被赋予的“神性”,但多数日本人仍认为天皇代表着“国家”。因为,现代日本天皇的还享有任命首相(内阁总理大臣),批准法律、政令及条约,召集国会,批准国务大臣的任免,出席礼仪性的外事活动和国家典礼等权力。
  2.用“武士道精神”武装天皇“神性”。
  日本的武士道精神究竟是什么?一言以蔽之,武士道的诀窍就是看透了死亡,是以为主君不怕死、不要命的觉悟为根本,强调“毫不留念的死,毫不顾忌的死,毫不犹豫的死”,为主君毫无保留的舍命献身的精神。这种思想也是对传统儒家“士道”的一种反动。儒家的“士道”讲究君臣之义,有“君臣义合”、“父子天合”的人伦观念,但是日本“武士道”是以为主君不怕死、不要命的觉悟为根本。
  武士道重视的是君臣戒律,“君不君”(君暴虐无道)也不可“臣不臣”(臣不尽臣道),尽忠是绝对的价值。中国的原始儒学是以孝为本,尽孝才是绝对的价值。如果“父有过”,子“三谏而不听,则号泣而随之”,但是如果“君有过”,臣“三谏而不听,则逃之”。武士道论者认为,儒家的“士道论”乃在粉饰贪生怕死的私心,慎于人伦而注重主君的道德如何,才选择生死,则面对死却不干脆去死。唯有纯粹彻底的觉悟死,才是武士道强人之处。武士道彻底的觉悟死了,他的容貌、言语、起居动作,也就与众不同。武士社会尊重礼仪,不光是封建社会阶层秩序的尊从,更进一步说“礼仪端正”,才是武士强人一等的表现。武士要“死的干脆”,君要你切腹自杀你就得切腹自杀,这是日本镰仓武家时代以来的传统。
  武士道的要求最主要有几个方面:
  “义”是武士准则中最严格的教诲,要求武士必须遵守义理和道德。
  “勇”要求武士具备敢作敢为、坚忍不拔的精神,同时要有高强的武艺。
  “仁”使武士不至成为黩武主义的武夫,而要具有宽容、爱心、同情、怜悯的美德。
  “礼”不仅仅是风度,更是对他人的情感和关怀的外在表现。
  “诚”要求武士保持诚实,同时要摆脱来自诸如商人阶层之类的诱惑。
  “名誉”的意识包含着人格的尊严及对价值明确的自觉,它要求武士为了名誉而愿意付出一切,又要具有分清是非保持忍耐和坚忍的品行。
  “忠义”具有至高无上的重要性,它是存在于各种境遇中的人们关系的纽带,忠于自己的主人是武士必须恪守的信条。
  日本人世世代代用这种“武士道精神”武装天皇的“神性”,天皇怎能不万世一系?
  3.用“军国主义”捍卫天皇“神性”。
  日本军国主义从1868年明治维新以后形成并发展,其思想渊源为古代、中世纪的日本武士道精神。而在军国主义意识支配下的武士道,对内成为毒化和控制日本国民思想的工具;对外则疯狂扩张,踏上侵略亚洲各国的道路,同时也将日本民族引向灾难,成为侵略战争的罪恶之源。
  日本军国主义为何迟迟阴魂不散?因为它具备以下几个特征:
  军事封建帝国主义。日本军国主义的军事性和封建性的特点贯穿着近代日本军国主义的整个历史时期。
  世界上最典型的军国主义。普鲁士德国和日本是两个典型的军国主义国家。近代日本军国主义是在学习普鲁士德国军国主义的基础上形成的,集中了东西方军国主义的特点,故而成为世界上最典型的军国主义。
  近代天皇制军国主义。近代天皇制本身就是日本军国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个体制中,天皇是“兵马大元帅”,军队是“皇军”,士兵必须一心一意为天皇卖命。
  军队统帅权独立,保障军事发展不受军外势力左右,军部则可轻易制约军外势力,因而更加飞扬跋扈。
  军国主义教育的系统化、体制化,采取一切措施强化军国主义意识形态。
  建立了军人极权主义统治体制,成为法西斯主义。
  呜呼!天皇是“兵马大元帅”,军队是“皇军”,士兵必须一心一意为天皇卖命——如此铜墙铁壁,天皇怎能不万世一系?!
  三、靖国神社,为何臭名昭著?
  靖国神社(YasukuniShrine),建于1869年8月6日(明治2年6月29日),原称“东京招魂社”,位于日本东京千代田区九段北的一个神社,是日本近代史上军国主义对外侵略扩张的精神支柱。它把在明治维新以来历次战争、其中多为对外侵略战争中死去的亡灵作为神来祭祀。
  1.亚洲人民对靖国神社为何特别敏感?
  一是亚洲人民担心日本侵略者“阴魂不散”。
  靖国神社在明治维新后是供奉为日本战死的军人,包括甲午战争、日俄战争、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因此,日本全国神社都由内务省管理,唯独是靖国神社由军方管理。现时存放着接近250万名为日本战死者的灵位,其中有210万死于二战,包括东条英机、土肥原贤二、松井石根等14名二战甲级战犯和约2000名乙、丙级战犯的牌位。
  正是东条英机这些杀人狂魔给亚洲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已被处以绞刑的”它们”却躲在靖国神社里迟迟阴魂不散,亚洲人民对靖国神社能不敏感吗?
  二是亚洲人民担心日本军国主义“借尸还魂”。
  1945年,联合国占领军总司令部曾准备废除靖国神社,为此靖国神社举行“临时大招魂祭奠”,把许多未死的人也来祭祀。后改为宗教法人才得以幸存。
  1978年10月,日本借秋祭时将东条英机等14名甲级战犯和两千余名乙级、丙级战犯的牌位秘密安放移进靖国神社,作为“为国殉难者”祭祀。
  二战后,日本天皇每年都要参拜靖国神社,自从战犯灵位进入神社被暴露后,迫于舆论压力,天皇自1979年后再也没有正式参拜靖国神社。这是不是做贼心虚呢?人民普遍认为:“把两千余名战犯的牌位迁入神社,表明日本官方对历史并未有作充分的反省。”
  不反省,意味着没有错!没有错,便可“光明正大”地将战犯牌位供奉、上香、参拜,然后,伺机寻找机会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借战犯牌位的“尸”来还日本军国主义的“魂”!
  三是亚洲人民担心日本帝国主义“野心不死”!
  二战结束后,尽管那些战犯们一个个被送上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也被判处了绞刑。但日本政治人物参拜靖国神社,特别是日本首相频频参拜神社的脚步并没有放慢!
  第一次因为日本首相参拜靖国而引来外交危机的是中曾根康弘,在1985年8月15日用日本首相的身份参拜靖国神社。中曾根是第一个战后首相用日本政府首脑的身份来参拜。自此11年内再没有日本首相前往参拜,直到1996年的桥本龙太郎。对于这次参拜,日本社会的反对者认为国家首脑的参拜,“日本国民将会因自己的手正式抹去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争责任和战争犯罪而遭到来自世界的谴责。”
  尽管亚洲人民一次次强烈抗议日本政治人物参拜靖国神社,但人家照样我行我素继续冒天下之大不韪,也照样毫不顾及地抹去战争责任和战争犯罪,这是否意味着日本帝国主义“野心不死”?万一小日本哪天心血来潮,再搞一个“大东亚共荣圈”来,亚洲人民怎能不提心吊胆?!
  2.日本首相为何乐此不疲参拜靖国神社?
  自1978年10月秋祭安放二战甲级战犯牌位之日起,日本首相共有约40人批次或以“私人身份”、或以“首相身份”参拜了靖国神社。纵然,政治人物参拜靖国神社有历史、文化及宗教等因素,但参拜这种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牌位的国家级的神社,绝非一时头脑发热!那么,日本首相为何乐此不疲参拜靖国神社?
  一是为了巩固地位。
  靖国神社一直是日本右翼势力鼓噪军国主义的大本营。而右翼势力在日本不仅时时蠢蠢欲动而且人数有增无减。所以,在日本,要想坐稳首相宝座,凡参拜靖国神社者大都可长久执政。如:池田勇人任内,从1960年10月10日至1963年9月22日,以首相身份率内阁成员参拜靖国神社共5次,1961年参拜2次;佐藤荣作任内,从1965年4月21日至1972年4月22日,以首相身份率内阁成员参拜靖国神社共11次,最多的时候一年参拜2次;中曾根康弘任内,从1983年4月21日至1985年8月15日,以首相身份率内阁成员参拜靖国神社共10次,最多的时候一年参拜4次;小泉纯一郎任内,从2001年8月13日至2006年8月15日,以首相身份率内阁成员参拜靖国神社共6次,最多的时候一年参拜2次。
  而不参拜靖国神社者,或者参拜少者,几乎都是短命!如:村山富市、、
  参拜多,说明你虔诚,参拜少,说明你不虔诚!虔诚,我就支持你;不虔诚,我就支持不你——小日本就这个理!
  二是为了寻找力量。
  靖国神社是日本近代史上军国主义对外侵略扩张的精神支柱。在日本对外侵略中,军国主义势力利用靖国神社煽动崇拜天皇、为天皇陛下赴死的军国主义情绪,为侵略战争服务。战后,靖国神社改为独立的宗教法人,但其作为军国主义精神支柱的影响依然存在。日本首相频频到神社参拜战犯,就是为了寻找力量——寻找靖国神社所蕴藏的巨大的军国主义的精神力量!因为,神社里存放着接近250万名为日本战死者的灵位,其中有210万死于二战,包括14名二战甲级战犯和约2000名乙、丙级战犯的牌位。
  倘若把这200多万名战犯的阴魂不散的能量全部挖掘出来,那是什么概念?那是一部血淋淋的侵略史啊!想当年,倘若不是美国在日本扔下两颗原子弹,日本军国主义者会那么快心甘情愿地缴械投降吗?说不定日本军国主义的铁蹄早已将整个中国乃至半个亚洲都变成它的国土了!
  当个弹丸小国的首相多没意思!谁能保证那些日本首相在参拜时,心里念念不忘要当个占领整个亚洲的大日本帝国的首相呢?
  三是为了凝聚“民意”。
  政治人物参拜靖国神社有历史、文化及宗教等因素,但参拜这种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牌位的国家级的神社,政治因素普遍被认为是其中的主要因素。有分析指出,小泉纯一郎的参拜就与日本遗族会的不断催促,换取日本遗族会的支持与选票有关。
  自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的“终战纪念日”之日起,很多日本国民都去靖国神社去纪念战死了的亲友。而且,有参与过“大东亚战争”的日军军人也在这一天穿上军衣去参拜战死的同僚。250万名战死者和1.18亿日本人口比较,也许是个小数目,但那些战死者不是石头崩的,哪个没有家?哪个不是娘养的?哪个没有妻儿老小?所以说,250万名战死者的背后,是整个大和民族!
  得民心者得天下。因此,参拜靖国神社是日本政坛晴雨表!
  近150年来,日本为何横行霸道?二战中为何东方不败?一句话可以概括:
  “天皇”是日本人的精神支柱!日本人用“武道士精神”来武装“军国主义”,用“靖国神社”的香火来供奉阴魂不散的“军国主义”,然后用“军国主义”维护和捍卫“天皇”的尊严!

Advertisements
  1. No comments yet.
  1. No trackback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