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Posts Tagged ‘中国’

[转]三峡,无解的“政治决定”

April 19, 2012 Leave a comment

三峡,无解的“政治决定”

据“中国广播网”消息,三峡大坝地质灾害日益增长,目前库区再有近10万人面临搬迁避让,中国大型水电工程带来的地质及社会影响也再次被关注。


(中國新聞週刊)”中国广播网”4月16日消息,自2009年至今,三峡工程已经进行3次175米蓄水试验。旅德水利专家王维洛在早前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曾表示,当三峡工程蓄水线到达175米时,重庆地区将面临非常严重的威胁。

在”中国广播网”的报道中,也表示在新库蓄水后至高水位初期3到5年将产生大量新生滑坡和塌岸,在过去多年间三峡库区每年都会发生多起崩塌滑坡,未来一段时间地质灾害防治形势不容乐观。目前再有约10万人将面临搬迁避让。

2011年3月,长江流域发生大面积干旱,当时有环境专家认为三峡工程为其中重要的影响因素,由此也引发公众对三峡工程带来的生态、地质和移民等问题的讨 论。2011年5月中国国务院出台了《三峡后续工作规划》,再出资1238亿元用于三峡后续问题的治理和解决。一时间,三峡涉及的各市区争报项目,经费大 战随即拉开。

“中国人集体为三峡买单”

王维洛对三峡追根溯源,指三峡工程从立项之初即为一个错误的”政治决定”,他也认为三峡工程”弊大于利”,而且随着三峡水库运行时间的增长,弊病会越来越 大。三峡工程除引发生态、地质灾害问题外,造成的一百多万移民带来的社会问题不可忽视,且随着水位增高,移民还会越来越多,三峡工程象一个巨大的无底洞, 后续的一切都要巨大的经费来支撑,中国公众集体为这个”政治决定”承担其恶果和买单。

四川地质专家范晓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认同王维洛的看法:”从整个三峡工程蓄水以来,整个工程的后续投入非常巨大的,产生的负面影响是长远的,从我们从三峡工程中获得的利益来看,这些利益是得不偿失的,我们付出了非常高的代价。”

“移民人数还会增加”

王维洛曾向德国之声介绍,虽然毛泽东曾写下”高峡出平湖”,但三峡从2003年蓄水以来,就从来不是一个平湖,是有水力坡度的,也就是说是个斜湖,蓄水的压力等会造成当地地质灾害的发生。

范晓向德国之声介绍,三峡将水蓄至175米的高水位使地质灾害频发,除原有提高水位淹没区的移民外,将会不断产生新移民,”中国广播网”报道中的10万人 既是如此:”以后随着地质灾害的发展,移民的人数还会增加” 。中国知名电影导演贾樟珂曾拍摄电影《三峡好人》来反映移民生活。

“造成的影响无法逆转”

范晓不无忧虑的认为三峡工程尽管呈现诸多问题,但这些问题也是无解的状态:”有些事情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或改变的,比如地质灾害不是你做补救工作就不会发生,有些事情很难逆转,包括生态系统更是如此,政府只能采取措施尽量减少三峡工程带来的负面影响。”

王维洛曾表示:”三峡工程是中国政府花最大的钱尽力摁住的火药桶,这个火药桶很可能随时都会爆发。”

作者:吴雨

责编:石涛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China Observation Tag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