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Posts Tagged ‘Hong Kong’

A Youtube Video: What’s Going On?

April 22, 2012 Leave a comment
Advertisements

[中国实时报 文化] 让港人又爱又恨的《盛女爱作战》

April 21, 2012 Leave a comment

特写–华尔街日报

via [中国实时报 文化] 让港人又爱又恨的《盛女爱作战》.

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图为2011年10月6日,21对中国新婚夫妇在北京参加一场集体婚礼。中国内地性别比例严重失衡,男女比例为108:100。

 

视男人的时候身体要前倾45度,并且绝对不要流露出兴奋之情。香港新播出的一档真人秀节目《盛女爱作战》(Bride Wannabes)认为,这是引诱未来夫君的第一步。香港人对这档节目既难以容忍又无法自拔。

节目设计很简单:五名年龄大多为30多岁的女性接受导师对自己在爱情和人生方面进行指导,为期六个月,希望藉此提升其婚姻前景。在这个过程中,有纪录片制作团队一路跟拍,而她们要前往整容诊所、学习化妆小窍门、了解多长的短信能令男人心痒难耐,并培养适时闭嘴的能力。

其中一位女士被告知:你不说话的时候,看上去像中环(Central),但一旦开口讲话就像是旺角(Mongkok)。中环是香港高级商务区,而旺角则是个人口稠密、杂乱无章的居民区。

这个电视节目大力支持某些有关淑女的无聊想法的言论令一些学术专家十分不满。有人一周前在Facebook上注册了一个名为“向盛女爱作战说不”的账户,目前已得到2,300多人的“赞好”。尽管如此,仍有很多香港市民一动不动地守在电视机前。这档节目每晚可吸引到170万观众的追捧,这意味着约四分之一的香港人口是看不够Gobby、Mandy、Suki、Florence和Bonnie这五人的搞怪行为的。

该节目之所以能引起港人共鸣是有原因的。香港的人口结构意味着很多女性可能会面临着一辈子孤芳自赏的困境。2010年的联合国统计报告显示,香港女性和男性的比例为10比9。香港的单身未婚女性人数不断增多。1996年至2009年间,这些女性在人数上增加了近50%。

香港中文大学(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主要研究婚姻趋势的蔡玉萍说,香港的男性和女性都有一种很强的危机感。她说,随着女性地位的提升,男女都在努力适应新的社会准则;女性在教育和工作等领域的地位都有所改善,但很多对传统女性担当的家庭和工作角色的认识仍停留在原地。蔡玉萍说,如果她们选择不走常规路,就会面临很大压力。

节目名称《盛女爱作战》中的“盛女”与“剩女”谐音,后者意指那些受过良好教育、经济独立、年满28岁却仍未婚嫁的女士。蔡玉萍说,虽然“剩女”一词可能源于香港,但在内地已广为流传。在内地,有着大学学历、经济独立的单身女性日益增多。以上海为例,该市20岁至50岁的未婚女性在人数上出现了《环球时报》(Global Times)所说的“不利的增长”,时至今日,这些女性的人数已经超过了50万。据联合国统计资料显示,内地性别比例严重失衡,男性“供大于求”,男女比例为108:100,这一点与香港不同。

这档总共十集的节目将于周五晚上迎来大结局,而节目的制片方香港无线电视台(TVB)已提出了拍续集(以男性为主角)的想法,这让批评人士大为反感。

一名网友在Facebook的“向盛女爱作战说不”页面上留言说,看了这个节目后,自恋的物质女会更加自恋,更加物质,而没有这些想法的女孩也会被洗脑,变成那样的人。

或许对这档节目的最佳控诉来自节目的亲历者Mandy,她是五位有望觅得佳婿的女孩子之一。她已经从节目中退出,声称还是自己找男朋友感觉更好些。

Te-Ping Chen

(更新完成)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民主之风从香港吹来

April 19, 2012 Leave a comment

FT中文网专栏_戴维•皮林

via 民主之风从香港吹来.

689张选票,就把梁振英(Leung Chun-ying)送上了下一任香港特首的宝座。对一座拥有700万人口的城市来说,这个数字很难算是代表了民意。许多人的Facebook好友都不止这些。这样一场局限在精英小圈子内的“选举”,人们有什么必要去关心它的结果呢?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后的第三位特首,是由一个只有1200名委员的选举委员会选出的,其中许多委员都按北京方面的授意行事。

尽管如此,这场选举仍具有重要意义。香港这座从多方面衡量都为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的城市,可能将由此变得与以往不同。原因有如下几点。首先,梁振英很可能会成为一位异于以往历任总督和特首的香港领导人。与总是打着蝶形领结的现任特首曾荫权(Donald Tsang)不同,梁振英与港英政府及仍在这块土地上呼风唤雨的地产大亨们没有多少渊源。与继承父亲船运生意的首任特首董建华(Tung Chee-hwa)相比,梁振英的出身要低微得多,他的父亲只是一名警察。

梁振英与中国内地的关系则非常紧密,以至于有人怀疑他是中共地下党。尽管梁振英本人对此极力予以否认,但这种说法并非空穴来风。早在香港基本法起草之时,北京方面就对当时年纪轻轻的梁振英委以重任,让他在起草工作中出任要职。

梁振英将于今年7月1日上任,任期五年。与前两任特首相比,梁振英在上任前夕的民意支持率要低得多。如果他想赢得第二个任期,就必须改变这种局面,因为下一届特首选举很可能会采用普选制。在此次竞选中,梁振英承诺减少对大企业的关注、加大对普通民众需求的关注。他保证,要解决贫富差距不断拉大的问题,并采取措施应对不断飙升的房价(房价已高到连中产阶级都买不起房的地步,更别提穷人了)。香港权势阶层中的一些人把梁振英描绘为危险的民粹主义者,称他可能会对香港数十年来的自由放任式资本主义造成威胁。这种猜测不太可能成为现实。维护股东权利的活动人士戴维•韦布(David Webb)表示,梁振英不会损害香港的“亚洲第一金融市场”地位。不过,由于不欠香港大亨人情,梁振英的议程可能更具干预色彩。也就是说,他可能会出台一些政策,来抑制涨得过猛的房价、或解决工资水平低和工作条件恶劣的问题。

如果一位特首更关注的不是闪闪发亮的摩天大楼,而是隐藏在大楼影子里的社会问题,那对香港来说倒是件好事。如果港府能采取更多行动、整治香港烟雾缭绕、令人窒息的空气,那也值得人们欢迎。梁振英面临的挑战在于,如何在不扼杀作为香港繁荣之根基的自由市场精神的前提下,解决这些问题。

其次,因为梁振英与内地关系紧密,所以人们有理由担心,这位新特首会不会对北京方面惟命是从、甚至香港依照“一国两制”享有的特殊地位会不会受损。在胜选仅仅数小时之后,梁振英就花了90分钟拜会中国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公室。此举丝毫无助于缓解人们在这方面的担忧。

梁振英还表示,他可能寻求重启“国家安全法”立法,即臭名昭著的“基本法二十三条”立法程序。港府2003年曾尝试推动国家安全法立法,后因引发50万民众走上街头抗议而告失败。抗议者的担心是,该法会压制他们所珍视的言论和集会自由。政治评论员秦家聪(Frank Ching)警告称,任何重启二十三条立法程序的举动都可能引发骚乱。相信梁振英和北京方面都不会冒这样的风险。

梁振英的当选之所以重要,第三个原因则在于他的当选方式。尽管阻碍重重,这个严重不民主的选举过程还是包含了不少真正民主的元素,比如民调和公开竞选活动,报纸也深入调查了各位候选人的背景情况。在失去民众支持之后,在选举过程中一度领跑的唐英年(Henry Tang)很快便遭到北京方面的抛弃。

香港智库——思汇政策研究所(Civic Exchange)行政总监陆恭蕙(Christine Loh)称,此次选举是一场“热闹而无限制的选战”,候选人的情况得到了彻底讨论和公开剖析。从这个意义上讲,此次选举可谓2017年选举的一次演习——到那一年,预计香港的360万登记选民都将有权投出自己的一票。内地民众对此次香港特首选举的关注程度,不亚于他们对今年1月真正民主的台湾总统选举的关注程度。这两场选举都与中国隐秘的领导层换届(包括上月薄熙来神秘地遭整肃)形成鲜明对比。

香港民众对特首选举的参与度显然很高。他们已经具备参与真正民主选举的能力,这一点几乎没人可以否认。就连梁振英(无论他是不是北京方面的人)也支持下一届特首选举采用普选制。他说,香港属于每一个人、而不只是一个“小圈子”。在中国一隅,这样的观点如今已为主流所接受。这确实值得我们注意。

译者/何黎

%d bloggers like this: